冬助日倒計時02 | “冬助日”十問十答
2022-12-20

有這樣的一群人,他們人數雖不多,圍繞“冬至”日,走過千山萬水,進過千家萬戶,前后奔波五十天,只為傳遞一份愛心。因為他們知道:擔的是責,用的是情;寒的是天,暖的是心!


一、很多求助者通過“冬助日”家訪、報送資料,第一次聽說振東有個扶貧辦。請介紹一下振東扶貧辦的來歷和作用是什么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上世紀80年代,國務院成立了“貧困地區經濟開發領導小組”,90年代改稱為“扶貧開發領導小組”,地方各級政府相應成立了扶貧辦,負責扶貧開發工作。振東集團作為一家民營企業,自1993年成立起,就秉承“與民同富、與家同興、與國同強”的企業核心價值觀,全力幫助駐地的貧困老百姓,以承擔社會責任、回報家鄉祖國為榮。時間越長,影響力越大,前來求助的人也越多,幫扶工作規范化、制度化、標準化提上了日程。

振東集團成立“扶貧濟困委員會”,下設“扶貧辦公室”,開始有序推進家鄉建設、產業幫扶、慈善公益,成為唯一一家有“扶貧辦”的民營企業。

振東的慈善公益事業主要體現為“三日一天使”?!叭铡敝该磕?月幫助大學生圓夢的“扶貧濟困日”;每年12月幫助大病重癥患者、特困戶家庭、失愛兒童、孤寡老人的“冬助日”;每年臘月二十三幫助公司駐地70歲以上老人的“敬老日”;“天使”指救助病患和醫生群體的“振東仁愛天使基金”。

振東扶貧辦

二、“冬助日”為什么選在冬至這天?

范李斌(扶貧副主任):冬至是二十四節氣之一,從這天起,進入數九寒冬。每年冬至這天,振東集團都會在總部大院開展“冬助日”資助大會。從2001年第一屆算起,到現在,我們已經堅持了22年,“冬助日”也真正變成了“冬暖日”。


三、哪些人群可以申請“冬助日”資助呢?

范李斌(扶貧副主任):“冬助日”的資助對象含括以下四類:大病重癥患者、特困家庭、失愛兒童、孤寡老人。從地域上來說,覆蓋有長治市潞州、上黨、屯留、潞城、壺關、長子、平順、沁縣、武鄉、沁源、黎城、襄垣等14個區縣,今年的資助范圍還擴大到了晉城地區的高平市和陵川縣。


四、“冬助日”資助的標準和類別是怎樣的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我們嚴格按以下五個類別進行資助,每個類別都有相對應的標準。

特類——家庭經濟基礎差,當年進行器官移植,自費金額在30萬元以上的家庭。

一類——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無固定工作人員,當年進行器官移植自費在15萬元以上。

二類——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無固定工作人員,主要勞力患大病,自費在5萬元以上,有子女正在上大學的家庭。

三類——有三種情形:一是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無固定工作人員,且子女未成年,家中主要勞動力患病,當年自費在3萬元以上的;二是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主要勞力患尿毒癥,連續透析5年以上,當年自費;三是主要勞動力重度殘疾(二級以上),家中有人患病,當年自費在2萬以上。

四類——主要有兩種情形:一是父母雙方重度殘疾(二級以上),家中無勞動能力,靠低保維持生活,子女未成年;二是主要勞力重殘(未得到賠償的意外事故)、或因病等癱瘓在床,子女未成年,年收入1萬元以下。

振東集團,冬助日

五、如何確保精準資助呢?

范文斌(扶貧副主任):為了確保每筆資助款都能真正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,振東扶貧辦歷來把前期的走訪評估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。為了避免錯漏,我們在走訪過程中嚴格按照“一看、二問、三暗訪”原則進行,通過查看戶口本、身份證、殘疾證、低保證、住院證據等證件核實申請信息,通過實地探訪詢問摸清家庭情況,通過暗訪村委和周邊鄰居,對有疑點的地方進行可靠性確認,全面掌握申請資助者的真實境遇。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精準資助,把錢花到刀刃上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六、怎樣平衡精準資助與走訪量大之間的矛盾?

范李斌(扶貧副主任):我們預計今年“冬助日”需要走入戶走訪評估近千戶,時間緊,任務重。除了扶貧辦人員,我們匯集全集團力量,長治總部、五和醫養堂、康護公司、電商公司、屯留五和堂制藥、平順中藥材等各司的大批管理層和基層先進分子都參與進來了,這就壯大了隊伍,提高了效率。

整個走訪工作從10月開始,前后歷時50多天,三路人馬推進。走訪人員嚴格執行扶貧辦考核制度,大家早出晚歸,最大限度確保日訪家戶數量,達到日訪14戶左右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七、與往年相比,今年的“冬助日”有哪些不同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按照李安平董事長在10月中旬組織召開的扶貧專題會指示,今年的“冬助日”籌備工作有兩個重點轉換。一是轉換走訪評估的工作機制職能;二是資助人數繼續增加,覆蓋面繼續擴大,資助額度繼續加大,把錢花到刀刃上。

今年遇到的最大困難,其實還是受到疫情的影響,充滿了不確定因素。10月以來,各區縣先后進行靜默封控管理,增加了我們的走訪工作的難度。下高速做核酸耗費了很多寶貴時間;進村順利,但出村就已封了路,只能繞道尋路;吃飯住宿也十分艱難,好多次返回來就到了凌晨兩三點。另外,對交申請資料的求助百姓也造成了重重困難,12月初振東科技園區實施管控,很多從各縣來的求助百姓進不來,我們只能騎車到約定地點,將資料一趟一趟地取回來。雖然遇到的困難前所未有,但我們總在想辦法,一一去克服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八、通過走訪,今年“冬助日”受資助人群大體上是怎樣的情況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根初步統計,今年“冬助日”的受助人數在4300多人/戶。大病重癥求助者主要涵蓋尿毒癥、白血病、癌癥三大病種,拿武鄉來說,今年尿毒癥求助者比例達到了70%;通過走訪摸底,失愛兒童群體新增22人,部分已經參加工作、可以自食其力的不再資助;殘疾人主要因疾病和事故致殘;特困家戶多為務農家庭,由于老弱病殘,沒有勞動力。


九、在“冬助日”走訪及籌備過程中,最難忘的經歷是什么?

陳達(扶貧專員):我今年轉崗到扶貧辦,剛開始覺得這項工作有意義,因為可以實實在在地幫助到困難家庭。經過“冬助日”前一個多月不間斷的走訪,我意識到這份工作背后沉甸甸的責任。面對那么多求助者,我們不僅需要嚴格執行扶貧制度,同時還會充分考慮各家實際情況,既有剛性的制度,也有溫暖的人情。

從10月中旬起,我們就開始入戶走訪了。任務重,時間緊,再加上疫情封控影響,我們只有盡可能地把工作往前做,在保證質量的同時,把日訪量推向極限,最多達到14戶。為了節約時間,像距離遠的沁縣、沁源,我們就住下了。早上8點出發,晚上8點還在家訪,飯顧不上吃,水也顧不上喝,但一天過得很充實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十、對于受資助的人,有什么話想對他們說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愛心點燃希望,真情傳遞溫暖。扶貧是崇高的事業,我們按照李安平董事長的要求和囑托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盡心盡責,走遍千山萬水,走過千家萬戶,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得到資助,把振東的溫暖大愛送到每個人心中。

對于每一位受助者來說,希望你們在振東的資助下,可以打起精神,看到希望,戰勝眼前的困難,將這份愛心傳遞給身邊更多的人!

冬助日倒計時02 | “冬助日”十問十答

有這樣的一群人,他們人數雖不多,圍繞“冬至”日,走過千山萬水,進過千家萬戶,前后奔波五十天,只為傳遞一份愛心。因為他們知道:擔的是責,用的是情;寒的是天,暖的是心!


一、很多求助者通過“冬助日”家訪、報送資料,第一次聽說振東有個扶貧辦。請介紹一下振東扶貧辦的來歷和作用是什么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上世紀80年代,國務院成立了“貧困地區經濟開發領導小組”,90年代改稱為“扶貧開發領導小組”,地方各級政府相應成立了扶貧辦,負責扶貧開發工作。振東集團作為一家民營企業,自1993年成立起,就秉承“與民同富、與家同興、與國同強”的企業核心價值觀,全力幫助駐地的貧困老百姓,以承擔社會責任、回報家鄉祖國為榮。時間越長,影響力越大,前來求助的人也越多,幫扶工作規范化、制度化、標準化提上了日程。

振東集團成立“扶貧濟困委員會”,下設“扶貧辦公室”,開始有序推進家鄉建設、產業幫扶、慈善公益,成為唯一一家有“扶貧辦”的民營企業。

振東的慈善公益事業主要體現為“三日一天使”?!叭铡敝该磕?月幫助大學生圓夢的“扶貧濟困日”;每年12月幫助大病重癥患者、特困戶家庭、失愛兒童、孤寡老人的“冬助日”;每年臘月二十三幫助公司駐地70歲以上老人的“敬老日”;“天使”指救助病患和醫生群體的“振東仁愛天使基金”。

振東扶貧辦

二、“冬助日”為什么選在冬至這天?

范李斌(扶貧副主任):冬至是二十四節氣之一,從這天起,進入數九寒冬。每年冬至這天,振東集團都會在總部大院開展“冬助日”資助大會。從2001年第一屆算起,到現在,我們已經堅持了22年,“冬助日”也真正變成了“冬暖日”。


三、哪些人群可以申請“冬助日”資助呢?

范李斌(扶貧副主任):“冬助日”的資助對象含括以下四類:大病重癥患者、特困家庭、失愛兒童、孤寡老人。從地域上來說,覆蓋有長治市潞州、上黨、屯留、潞城、壺關、長子、平順、沁縣、武鄉、沁源、黎城、襄垣等14個區縣,今年的資助范圍還擴大到了晉城地區的高平市和陵川縣。


四、“冬助日”資助的標準和類別是怎樣的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我們嚴格按以下五個類別進行資助,每個類別都有相對應的標準。

特類——家庭經濟基礎差,當年進行器官移植,自費金額在30萬元以上的家庭。

一類——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無固定工作人員,當年進行器官移植自費在15萬元以上。

二類——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無固定工作人員,主要勞力患大病,自費在5萬元以上,有子女正在上大學的家庭。

三類——有三種情形:一是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無固定工作人員,且子女未成年,家中主要勞動力患病,當年自費在3萬元以上的;二是家庭經濟基礎差,家中主要勞力患尿毒癥,連續透析5年以上,當年自費;三是主要勞動力重度殘疾(二級以上),家中有人患病,當年自費在2萬以上。

四類——主要有兩種情形:一是父母雙方重度殘疾(二級以上),家中無勞動能力,靠低保維持生活,子女未成年;二是主要勞力重殘(未得到賠償的意外事故)、或因病等癱瘓在床,子女未成年,年收入1萬元以下。

振東集團,冬助日

五、如何確保精準資助呢?

范文斌(扶貧副主任):為了確保每筆資助款都能真正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,振東扶貧辦歷來把前期的走訪評估作為工作的重中之重。為了避免錯漏,我們在走訪過程中嚴格按照“一看、二問、三暗訪”原則進行,通過查看戶口本、身份證、殘疾證、低保證、住院證據等證件核實申請信息,通過實地探訪詢問摸清家庭情況,通過暗訪村委和周邊鄰居,對有疑點的地方進行可靠性確認,全面掌握申請資助者的真實境遇。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精準資助,把錢花到刀刃上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六、怎樣平衡精準資助與走訪量大之間的矛盾?

范李斌(扶貧副主任):我們預計今年“冬助日”需要走入戶走訪評估近千戶,時間緊,任務重。除了扶貧辦人員,我們匯集全集團力量,長治總部、五和醫養堂、康護公司、電商公司、屯留五和堂制藥、平順中藥材等各司的大批管理層和基層先進分子都參與進來了,這就壯大了隊伍,提高了效率。

整個走訪工作從10月開始,前后歷時50多天,三路人馬推進。走訪人員嚴格執行扶貧辦考核制度,大家早出晚歸,最大限度確保日訪家戶數量,達到日訪14戶左右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七、與往年相比,今年的“冬助日”有哪些不同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按照李安平董事長在10月中旬組織召開的扶貧專題會指示,今年的“冬助日”籌備工作有兩個重點轉換。一是轉換走訪評估的工作機制職能;二是資助人數繼續增加,覆蓋面繼續擴大,資助額度繼續加大,把錢花到刀刃上。

今年遇到的最大困難,其實還是受到疫情的影響,充滿了不確定因素。10月以來,各區縣先后進行靜默封控管理,增加了我們的走訪工作的難度。下高速做核酸耗費了很多寶貴時間;進村順利,但出村就已封了路,只能繞道尋路;吃飯住宿也十分艱難,好多次返回來就到了凌晨兩三點。另外,對交申請資料的求助百姓也造成了重重困難,12月初振東科技園區實施管控,很多從各縣來的求助百姓進不來,我們只能騎車到約定地點,將資料一趟一趟地取回來。雖然遇到的困難前所未有,但我們總在想辦法,一一去克服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八、通過走訪,今年“冬助日”受資助人群大體上是怎樣的情況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根初步統計,今年“冬助日”的受助人數在4300多人/戶。大病重癥求助者主要涵蓋尿毒癥、白血病、癌癥三大病種,拿武鄉來說,今年尿毒癥求助者比例達到了70%;通過走訪摸底,失愛兒童群體新增22人,部分已經參加工作、可以自食其力的不再資助;殘疾人主要因疾病和事故致殘;特困家戶多為務農家庭,由于老弱病殘,沒有勞動力。


九、在“冬助日”走訪及籌備過程中,最難忘的經歷是什么?

陳達(扶貧專員):我今年轉崗到扶貧辦,剛開始覺得這項工作有意義,因為可以實實在在地幫助到困難家庭。經過“冬助日”前一個多月不間斷的走訪,我意識到這份工作背后沉甸甸的責任。面對那么多求助者,我們不僅需要嚴格執行扶貧制度,同時還會充分考慮各家實際情況,既有剛性的制度,也有溫暖的人情。

從10月中旬起,我們就開始入戶走訪了。任務重,時間緊,再加上疫情封控影響,我們只有盡可能地把工作往前做,在保證質量的同時,把日訪量推向極限,最多達到14戶。為了節約時間,像距離遠的沁縣、沁源,我們就住下了。早上8點出發,晚上8點還在家訪,飯顧不上吃,水也顧不上喝,但一天過得很充實。

振東扶貧辦走訪

十、對于受資助的人,有什么話想對他們說?

李文斌(扶貧主任):愛心點燃希望,真情傳遞溫暖。扶貧是崇高的事業,我們按照李安平董事長的要求和囑托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盡心盡責,走遍千山萬水,走過千家萬戶,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得到資助,把振東的溫暖大愛送到每個人心中。

對于每一位受助者來說,希望你們在振東的資助下,可以打起精神,看到希望,戰勝眼前的困難,將這份愛心傳遞給身邊更多的人!